娱乐城
您的位置:主页 >

作者:admin 来源:原创

“我没那意思。”秦少游干笑着,心里面叹息了一声,敢情他是给金柔当了一回网上扎金花发底牌免费搬运工。

“秦先生,你的意思是?”米娜.网上扎金花发底牌苏瓦丽问道。

里森听了这话,仔细想想也对,猛抽了一口烟,一狠心也就点头同意了。秦少游见里森答应了,心网上扎金花发底牌里面一阵好笑,他没想到里森还真想去找死。

………………………………网上扎金花发底牌………………

“那我先走了,问完把口讯放网上扎金花发底牌到我桌子上。”秦少游交代完事情,准备离开。

秦少游看着如同幽灵般出现的神秘炒家,嘴角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意。他之前的操作就是为了引这只鱼儿上钩,既然它已经跟上来了,那下面的好戏网上扎金花发底牌就出场了。秦少游先慢慢的领着朱丹买卖了几只期货,每次买入,都会顺便带上十几手自己事先选好的多头国债,网上扎金花发底牌但是卖出的时候却又故意留了下来。当朱丹还在为自己又赚了一百多万人民币利润,而欣喜若狂的的时候,丝毫没有留意到自己帐户上那些多头合约。

“那你以为这些钱是哪里来的?”秦少游反问道,“我从日本大和银行调集了10亿美元的资金进入俄罗斯,大部分都投资给了你的石油公司,我只动用了五千万美金。我用来收购这些价值几千亿卢布的企业所用的钱,不仅仅是来至俄罗斯民众的高息存款,还有通过灰色手段从俄罗斯国有银行和各种大型金融机构的高息借贷。吸收的存款利息在百分之三十左右,而那些灰色借贷的利息更是高达百分之四十。如果我不让卢布贬值,我就要偿还巨额利息。”

秦少游本来就是量子基金的主要投资人之一,既然索罗斯邀请了,在外面也呆的无聊,不如进去听听也好。

秦少游掌握了韩国绝大多数企业,虽然要让给美联储百分之二十的企业,但这也只不过是秦少游拖延时间地无奈之举,根本无关紧要。只要美联储为了这一丁点利益,而放弃逼网上扎金花发底牌迫韩国通过反托拉斯法案,那么秦少游就有时间把这些韩国企业整合成一个超大型集团,其规模甚至比三新集团和后代集团大的多。何况他还持有后网上扎金花发底牌代集团百分之六点七的股份!

上一篇:利高娱乐城线上赌场 下一篇:皇城娱乐网可信吗

公司首页 |  公司简介 |  注册咨询 |  新闻资讯 |  优惠政策 |  自贸区注册 |  商标申请 |  法律法规 |  商务服务 |  服务项目 |  联系我们
娱乐城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